Hello!我是金草胡羊,我回家乡了!
来源: 编辑: 发布时间:2019-05-25 08:56:38 次浏览

金草胡羊

智能化羊舍

清晨,当第一缕和煦的阳光洒向屋内,舒缓轻柔的钢琴声在耳畔响起,美好的一天由此开始。抖擞抖擞精神后,有人送来全营养早餐,渴了喝恒温纯净水,热了有屋顶喷淋降温,病了有“家庭医生”,屋内每两天就自动消毒一次……我的高标准生活你羡慕吗?

我是“金草胡羊”,现居五原县天吉泰镇金草原产业园。我从一出生就注定与众不同——我的母亲是国家一级保护地方畜禽品种湖羊,父亲来自国外;我吃的是有机青贮草料,住的是智能化别墅;我能助力精准扶贫,是农民眼中的“宝疙瘩”;我有全程追溯身份证明。我是巴彦淖尔肉羊界的“美羊羊”,将来有望成为“生态羊”和“领头羊”。其实呀,我的各项条件都不错,不信听我给你们叨唠叨唠——

我是一只有故事的羊

咱巴彦淖尔市一位研究羊文化的专家曾写过首《咏胡羊》的诗,恰如其分地总结了我的身世:胡羊生塞北,儿骑如马飞。晨饮山泉水,暮卧冰雪被。本是漠上家,因缘江南会。泽乡多桑叶,孕出胡羊美。沧桑历千岁,北望高原回。草原逐梦人,胡羊故里归。

巴彦淖尔地处塞外,养羊历史悠久,最早可追溯到战国时期,南北朝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民歌(即《敕勒歌》)流传至今。

2016年,身居江浙地区的我,被主人——内蒙古金草原生态科技集团带回巴彦淖尔繁衍生息。别以为我是“外来羊”,乘着历史扁舟溯源而上,其实我身体里流淌着蒙古羊血脉。800多年前,我的祖先们生长在巍峨的阴山下,奔跑于一望无际的草原和戈壁,饿了吃芳香的牧草,渴了喝甘甜的泉水,困了睡在干牧草搭成的羊圈里,过着自由奔放的日子。北宋时朝廷南迁,我的祖先们才被人带到临安(今杭州)定居。

漫漫时光里,身居江南水乡,我的祖先几经变化:名字由“胡羊”易为“湖羊”,性格由奔放变得温顺且母爱“爆棚”,习惯了圈育驯养,喜欢干燥、洁净、宁静的生活环境。生活条件的改变,加上长期选育,我们逐渐形成成熟早、产羔多的白色羔皮羊品种,成为我国一级保护地方畜禽品种。

如今,作为母本荣归故乡,我的主人又从国外精选了优质肉用种羊作为父本,经过持续研究和高标准、高质量的培育,我们有了新的名字——金草胡羊。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